• 2010-12-15冰冷燃燒 - [不歸不回]

    這個12月正立,射手當道的日子,城市真正進入濃冬。冰凍是撕裂的,你像睡在我的靈魂里,充滿著冬天的雪,他們寫著憂鬱兩個字,從天空慢慢墜落下來。他們來得猶猶豫豫,繾綣著,瑟縮著,這是一顆怎樣的心,甚至分辨不出,它是孤獨著,還是幸福著。你把我置身在黑夜裏,擁有寂寞和群星,這是心甘情願的強迫主義,你無法懂得。

    誰都可以遺忘而不能就此跨越,誰都可以幻想卻無法把它歌唱。不散的宴席總在昨天,大雪的清晨也沾滿灰塵。你在遠方存在著,也消失著,即便你心如大海,即便我熄滅光芒。

    這是沉默的規則,誰都是盲人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一封信 2009-12-15
    分类: 不歸不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