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0-12-12直立行走才會如此等待 - [流言飛語]

    這個世界充滿了悲涼的交響,所以,你常覺很熱鬧,卻身形隱秘,盛開無語。緘默讓行動變得更有力,這個季節,我常穿行在這個城市裡,走路,大段大段地走,高跟鞋,長皮靴,波鞋,我穿著各色的衣服,換著路線,在黑夜的燈火下,潛行。從公司到家,幾乎2小時的路程,這是固定的程序,不能打亂,換到清晨,這個世界忙碌憂心,每個人都在追趕,趕得天亂地搖的,讓人一點不清醒。

    我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心,它順應著我的自然起居,如同一段新生活。走路,吃飯,睡覺,聽音樂,喝紅酒。紅酒,是最近兩三月的新寵,樣酒越來越多,需要試酒的時間越來越多,味蕾在舌尖變得立體和豐滿起來,我像足了男人,用這樣的心,去品鑒各款女人。好酒我常捨不得賣,想雪藏在家,隨著心情,看是和西拉,還是美樂,所以,男人常會金屋藏嬌,有實力的男人更會狡兔三窟。

    [等這個字是很美的,你看,上面是竹子,下面是寺院,有竹子的寺院多安靜,所以有等的心的人,都是安靜的,就象是在有竹子的寺院里等。」

    心原本是空蕩的舞臺,要有好劇,還要等待。你要等的,不是那個人,而是那段你所期望的美好時光,你流連,希望走得慢一點。

    其實,我想告訴你:即使你仍然靜默和遠離,我時常心存喜悅親近。我檢閱自己的耐心和審美,讓時間來作總結。

    分享到:
    分类: 流言飛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