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0-11-14筆記 - [白駒過隙]

    。現在很少攝影師拍得出這麼甜美的照片了,重點是要自然地拍出被攝體溫柔,
    你明白嗎?

    。不必勉強透過攝影試圖表達什麽,因為城鎮與巷道都清楚地說明了一切。況
    且照片這東西,就是要拍得平凡無奇才有韻味。不必考慮太多,憑直覺按下快
    門就對了,記得要隨行之所至,因為攝影機會好好地幫我們看著,攝影沒問題的。
    攝影的最高境界不就是這麼回事嗎。

    。與女性的相處也是如此,單方強求是行不通的,對方迎面送來的呼吸,自己必
    須將其深深吸入,再呼出吐息回應給對方,必須有著這樣的關係才行。一張攝影
    作品的好壞,不在於使用多高級的鏡頭,貨光彩表現技術多好,重要的是攝影師
    與被攝影體雙方的關係如何。

    。一張拍得好的獨照,必須映出孤獨感才行。

    。果然要夠嫵媚才叫女人,而且,必須帶有某種不幸的氣息。

    ---摘自荒木先生的《走在東京》

    第一次看荒木經惟的書,也第一次在書上見到荒木先生真人秀。這個禿頂愛戴墨鏡的
    老頭,竟與我想像的摸樣大相徑庭。倒是書上說話的口氣,流露出的觀點,與摸樣有
    幾分吻合。但我肯定,他肯定是個大情聖,行事風格也出位,難怪會這麼響錚錚地說
    “戀愛人生就是要複雜才有趣啊。不過說真的,女人的格局實在是太遼闊了,男人的
    人生就只有沉溺迷戀女人的分”。這倒讓我想起某個老大,這一生,與女人有扯不清
    的關係,總在愛,總在付出,也許,也總在收穫吧。

    分享到:
    分类: 白駒過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