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0-06-27不要這附老靈魂---讀《初夏荷花時期的愛情》 - [大開眼界]

    我想,要有現在的心境才能讀《初夏》吧。書是去年懿小姐送的,上面還有天心的簽名,讓我強化學習。之後讀到《日記》便有讀不下去之感,便拋之一邊。許是人未到中年,不明白中年的感情,負重,願意傾瀉,也懂得舒解慾望,卻時有輾轉。人到中年,會明白什麽是需要的,所以,做事談感情,只要不觸及底線,對待感情,最放得開,恨不得把年少未完成的心結全部了結和成全。所以說,一直認為,只有中年人才懂得享受感情。如今,我未到中年,卻有著好奇,常有窺探之心,所以,這本《初夏》,倒成了本對照記,以此來對照身邊的親人、朋友、客人和知己,那些試探著曖昧,說話話中帶話,時而還會有羞澀笑容的中年人,每每看到天心筆下的他們,他們偷情的窘態,不禁莞爾。

    所以,有著心思的心境,才能體味天心文字的味來。之前的《擊壤歌》《古都》,是少年的跋扈,不知天高地厚的意氣飛揚,不需要任何修飾,才情洋洋灑灑一瀉千里,文字也透著負氣的優越感;而如今的文字,卻是字字珠璣,因為看得太清楚,心裡想得太明白,所以内裏的紋理清晰,寫起來,如庖丁解牛般地熟稔,內心如四面開著窗戶,風穿堂而過,有著撥心涼的剔透。這樣的明白,總讓人心酸,覺得天心也是這樣老了去,這恐怕是天下最壞的事了。

    書末駱以軍有一段話,引用了艾略特《東科克》的詩句,他說“我將之倒置,恰可作為對天心這本小說像時光壇城,將時光如神獸庖解一如達文西那些解剖圖的神秘閱讀經驗之註腳:

    我對自己的靈魂說,靜靜地,

    不懷希望地等待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因為希望經常是對於錯誤事物的希望

    不懷愛情地等待

    因為愛情經常是對於錯誤事物的愛情”

    可是,我還是那麼那麼的不希望自己變老,不要那附衰老的靈魂,對於中年來說,不懷希望地等待,不懷愛情地等待,對於有限的生命,是多么殘酷。如果你還年輕,便可以肆無忌憚地說,只要懷著希望,只要還有愛情,即便錯了,還可以再重來。黃小琥唱的“幸福沒有那麼容易,才特別讓人著迷,什麽都不懂的年紀,曾經最掏心,所以最開心,曾經”。

    曾經最掏心,所以最開心,定是中年所不能擁有的。那是天心筆下的桃李春天,報著歡喜,荷花時期的愛情,只能是書中的目錄,日記,偷情,神隱,男人與女人,別吵我.....只說這目錄,看著都神傷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焦虑 2010-06-27
    分类: 大開眼界

    评论

  • 嘖。讀了你的書評,我都不敢再翻看了,我放到20年后再讀吧。就這麼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