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0-05-09誰是彩虹的主人? - [你是木耳]

    5月8日。停了中藥和針藥,費時13個月的中藥女在此劃上句號。沒有什麽特別的開心,因為結局不是我要的,它遠比繼續喝藥還難做出選擇。這一天,我拿出冰箱的鐵觀音,回到去年4月3日之前的日子。沒有了這些繁瑣的熬藥喝藥過程,出門不用帶藥瓶,遠行不用提前計劃,事情真的少了很多,似乎有些輕鬆,卸下了包袱,而這樣的輕鬆卻有些不自在,因為背上更可怕的包袱。之前我想喝藥是痛苦的,特別是腸胃經歷了那麼長時間藥水的浸泡,我渴望熱烈的食物,肆意的生活,比如去酒吧醉一下或者吃盆盆蝦,辣得要掉眼淚的那種。可是,我什麽都沒有做,還是吃著清心寡欲的菜,醉一兩次的想法盤旋了幾次,最後還是放棄了。

    說什麼好呢,我既不想別人知道我的失落,也不想這樣悶著自己,傾訴似乎無任何意義,我寧可無所事事地走長長的路,消磨一些時間后,便沒有時間來打磨更深沉的痛苦。可歷經種種之後,如仍站在當初的路口,做著種種沒有把握的選擇,之前篤定,甚至有著不知天高地厚的堅定,如今,如今像是頂著盔甲的刺猬,縮成一團,盼望睡一覺,起床什麽都沒有發生,或者一直這樣睡下去,也未嘗不可。

    當然,我還有著僥倖,幻想這樣那樣的奇跡,他們是彩虹,總會在雨後出來,只是我不知自己是不是幸運者,可以成為在路邊觀賞彩虹的路人甲,我們都成不了彩虹的主人,只能是路人嗎?

     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分类: 你是木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