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9-12-19小记 - [流言飛語]

    复旦的学友相约杭州聚会,犹豫着去不去。去也可,这样便又可顺道再次去苏州。我就是那样喜欢苏州,这次如再去,便可以去那家丝绸店给父亲买真丝暗花衬衫,上次买的他特别中意,还在京剧组洋盘过好一阵子。这次去,还可以买几套绣花缎面,回来可以自己缝抱枕。去苏州,真是好。

    很久没有你的消息,似乎地球也平静了,在寂静的背后,总有呼吸在某个角落传来,我似乎闻到你在某个地方暗暗地窥视着我,我不知,那是不是你。这种奇妙的相通,如一道光,随着黄昏暗暗隐去,亦如你就如此消失,但我无法承认这样的事实,总给自己找理由,为你找蛛丝马迹,我像极了福尔摩斯,敏感,多疑,好奇,对世界充满了幻想,大喇喇的,不得要领,如何讨人欢心。

    所以,那日我还欢喜地为懿小姐发短信,问那个大作家耳朵发热否,其实,在那无聊的挑衅之下,是一种无奈和失落。我就此失去了你的任何消息,就此。

     

    分享到:
    分类: 流言飛語

    评论

  • 在我的劇本里流你的眼淚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