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9-12-15一封信 - [雲到南方]

    Wind

    收到信,还是很温暖。我一直在忙着,也许,原来是事实的忙,如今是心累。发生很多事,很多超越我能力之外的事。不仅是工作上,还有生活中,生活中的大事你也知的,但进展似乎不那么如意,伤心过很多次后,伤心便不是伤心了,因为心的痛,痛多了,便不痛了。原来我还常会哭,委屈命运如此安排,现在我也不哭了;原来有一股子的劲,认为只有想不到,没有做不到,如今,我知道不是的,人生有很多无奈,当你面对无奈,你无能为力,只能舔着伤口,蓄积能量再往下走。

    所以,我说不出,现在的生活,它是不是糟糕一团,或是阻塞在某个瓶颈,我常期望倾吐,却又觉无济于事。但让我成长起来了,这是一个不同于原来的Hallen.也许,你认为陌生,她让我同样陌生,怀揣着很多想法,疑前疑后, 似乎要把心眼戳穿;万事淡了,爱恨也似隔着纸,没有温度,软绵绵的,如打在棉花里。

    不管如何,我还是正常的活着。告诉你啊,我开始养水仙了,之前在马路上开车,有个大姐挑着担,卖花茎。隔着车窗我拦下了她,更惊奇的是,她说一株有两种颜色。我放在旧约送我的瓷盆里养着,半月过去,却没发出新芽,前两日去菜场买菜,看到有更新鲜的水仙,便又买了个青花瓷盆,养了好几株,他们紧紧   张张的挤在盆里,却绿意盎然。这时,我才发现之前的两株,因为根茎有些腐烂,完全没有发育,所以,总没什么起色。我想,现在的我就 如这两株水仙,他们抑郁着,状态也似乎岌岌可危的样子。可是我仍相   信他们终会发芽开花,我总这么乐观的相信着。哎,好矛盾的。

    就如此,一切都会好好的。这个冬天即便不同于任何一个冬天,他同样会过去,不是吗?

    Hallen

     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冰冷燃燒 2010-12-15
    分类: 雲到南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