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9-12-06記錄者 - [流言飛語]

    陌生的地盤如行走的城市,一張新床,輾轉度夜。

    我想你聽得懂我的語言,那些憂傷潛伏在字底,你不會輕易觸碰它,

    你也不會觸碰它。

    也許,我們就如此陌生下去,直至我失去了勇氣在為某些事某些人寫字,

    讓他們不要再,一筆一劃,字字深刻地留在我的回憶里,作個單純的記

    錄者,換個方式,我隱匿在臺后,卻學會操控大局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分享到:
    分类: 流言飛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