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1-16怎么還


    第一次在迪廳和船東談工作。
    我說,怎么想到這里說話啊。
    Kevin說,這多好啊,大家都聽不到,只有你我知道在說什么。
    熱鬧紛雜的地方,原來是最為私密的空間。

    越喝越清醒的酒,那是很可怕的事情。
    我以為會很好玩,其實一點都不好玩。我以為可以那樣玩,卻不能那樣玩。
    怎么說呢,有時候失望會把自己變得很無用,我討厭死了自己。

    我想,上帝在這個時候會說,孩子,你回去吧,好好面對自己。
    所以我就這樣被退回去了。

    重慶,你欠我一場醉,記住,欠我一場很難還。

    分享到:
    分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