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1-17葬禮游戲

    這個冬日黃昏的車途。有幾次,我想偷偷地把一個人扔掉,把自己埋得很小很小,
    而我最終在耳邊的音樂中睡去。我想我是苦惱著,紛紛而過的樹影,天色漸漸昏暗。
    夢見那些無法牽到的手,它們在空中迎面向我撲來,兇狠而有侵略性。誠然,在
    夢中我都讓自己弱小。

    車從城市中穿過,我的神色凝重如進行一場儀式的正式告別。其實,我希望表情安然
    和服順一點,其實,我說的那只是其實,離開已經成為一本撕裂的書,你寫不下故事,
    還怎能閱讀。

    而我還能做什么呢?有人唱愛情沒有你只是一出戲。天色暗去,舞臺也收場,憂傷似乎
    都變得細碎起來,我摸過了每條路上的石子,他們都在搖頭,爬著回去,心便回到了腳上。

    一月是什么呢?它注定了你要殘忍,要戲仿,要什么都不在乎,再摘下耳朵。
    分享到:
    分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