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1-21筆記

    半夜起来读书。看到一些好玩的字。


    在你消沉的这段岁月里,北方的荒原反复吹起使人皮肤干裂的大风,清晨的阳台像被人
    洗劫一样凌乱。我不住地听雾中风景和不夜城的原声,像每个逐渐变老的年轻人一个样。
      
    我知道爱情是一件要在黑暗里摸索的差事,你肯定会弄脏你的手。如果你踟蹰不前,就
    永不会有好玩的事情发生。与此同时,你必须找到和他人之间合适的距离。太近,他们会
    击溃你;太远,他们又会抛弃你。

    我发现我的心里充满了恐惧。恐惧,从童年开始我就饱尝它的滋味,它无时无刻不在陪伴
    着我。我怕父母,怕其他长辈,怕牧师、警察、老师;我怕别的小孩踢我、辱骂我;我怕
    惹上麻烦,怕被发现,怕挨骂,怕挨揍,怕被人忽视,怕被锁在家里,怕被锁在门外,怕其
    他无数的惩罚方式。除此之外,我还害怕那些我需要的、憎恨的、或是渴望的东西。我还怕
    自己的怒火,我害怕复仇与毁灭。生活里无处不在的习俗和道德规范会让你按部就班地变成某
    个人,而这个人也会让你感到害怕。你会习惯于按照找别人告诉你的去做,可同时你会在心里
    腾出一块让你觉得稳妥的地方,过着一种你真正想往的隐秘生活,这没什么好奇怪的。
      
    据说心事重重的女人不容易受孕,这究竟算是个好消息还是个坏消息呢。

    ---《親密》[英]哈尼夫·库雷西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睡不了 2008-01-21
    分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