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1-24我庸俗我罪惡

    我的那個天額,下鵝毛大雪,在成都是絕無僅有的。下樓來看到一只小狗翹著小腿
    在我的車輪邊飆小便,穿著和俺家小雪一樣的紅棉襖。我都替他難過,這么冷怎
    么還這么守原則啊。昨天老娘電話說終于給小雪洗了個澡,我說你要把他凍死啊,
    俺娘像卡帶錄音機報告,絕對沒感冒絕對沒感冒,我肯定絕對沒感冒。末了,還
    強調一句,別給你爸說。

    老余最近春風得意,被選去老年京劇小組年初二的演出,俺娘得意的說,他們還是
    彩唱哦!我說什么叫彩唱,老娘說彩唱就是要化妝穿戲服。我說你怎么沒去,老娘
    灰溜溜地說人家要選年輕的。
    老余回來我又電話回去,先扭著問他穿什么衣服,他說配樂的不穿,又問化妝不,
    老余有些不耐煩了,說老成這樣了還化什么妝;再問老媽為什么沒戲,老余精神
    一下就來了,毀滅是一套加一套的,說唱得不好,聲音不行,樂感差,如此如此。
    最后我來一句,既然政府組織的,有無酬勞,老余不好意思說,最多不超過20塊吧。
    我大驚,20塊超什么超,老余邪惡地說,你怎么變得這樣庸俗。

    收到Gaku的《廣州日和》。紙張很漂亮,手感很舒服。只是POLA出來的感覺似乎比我
    想象的弱一些,似乎比想象中應該更有力一點。但你明白,那種感覺不是這樣的。曝光
    似乎太過,細節有些損,而有些細節又因此而顯得不夠細膩。不知是印刷中矯色的問題
    還是怎么,看起來圖片的色彩不如POAL出來的感覺好。不過圖片有表達,我最喜歡
    “清淺之間”。如果在空白處有一些手寫文字,應該會更私人化,主題也會更突出。

    我的POLA,看來還得厚著臉皮再去給那個牛哄哄的網拍老板磨。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塵事 2010-01-24
    舉國同慶 2008-01-24
    分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