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2-08过节

    春节。

    每天下午去外婆家和舅舅姨妈打一圈二七十。这种纸牌是老家独有
    的玩法,如麻将,可碰可吃,但过章的牌不能再吃,只能胡牌。玩
    起来比麻将更深奥和多变。我因一直在大都市生活。没怎么玩过,
    如今趁着过节,再来学,倒也觉得新鲜。家里的人都是退休在家,
    玩牌都从一元起步。我是新手,牌都捏不稳,玩起来却兴趣最大。
    一圈牌下来,输赢不大,却玩得我上瘾。上午九时起床,一般是吃
    元宵,我喜甜食,吃多少都不腻。之后的时间便抱着热水袋看书。
    这几日眉山总下下雨,从大年三十开始,天天如是。因是过年,朋友
    同学都忙着家里团年和拜年,我的日子便越发落了单。有幸是看了
    两本欢喜的书,晚上没什么意思倒觉得缩在床上读书最享受。

    那日读《千江有水千江月》,贞观的爱情,“是不要誓言,不要盟
    约的,她要的只是心契;如果她好,则不论多久,大信只要想着她
    的人,他再隔多远的路,都会赶回来”。 倒觉得时光似乎回了过去,
    自己应变成梳着辫子穿着对襟布衣的女子,书应是竖排版的繁体,字
    应是书里每章起笔的毛笔数字字体,窗外的小雨似乎更合适宜了。
    一个家族的善良和宽容便在无限的想像里。当然,我还向往书中海
    上的明月,海岸线上星繁的灯火,它似乎是温州的乐清,又如罗大
    佑歌中的鹿港小镇。
      

    image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结局 2010-02-08
    分类:

    评论

  • 这本书出版多次,封面越来越好看了。你的BLOG象一本旧版的书,一拿起来就思绪乱飞。。。
  • 新年快樂噢!看到眉山兩個字心里小小的振奮了下。除了之前說的那麼多……,原來還是老鄉啊!難怪,難怪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