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3-12煙花三月

    我想是有些累了,從上海去蘇州的動車,很快,我卻美美地睡了一小覺。很多年前,我也去過蘇州,
    也是那樣在大上海坐地鐵,二號線轉一號線。
    可是,那次我們卻錯過了火車,再轉汽車去了蘇州。那次去,正好下著小雨,我們坐三輪車,一個
    園接著一個園,對方知道我喜歡什麽,那時覺得那個城很美,好安靜。
    這次去的地方沒一個和上次重複,其實,我很喜歡滄浪亭,像躲著什麽,硬是沒有去。

    天很熱,一層一層地脫衣服,心卻覺得很空,怎么也熱烈不起來。閑逛在異鄉的感覺很奇妙,因生病,
    精神不好,夜夜卻在床上看恐怖電影,嚇得全身發抖。買了一些綢緞,繡花的,大紅大綠的背面,不
    知道買來做什麽,就喜歡它們如針扎得熱烈,顏色刺激般得生疼。

    想去周莊住一晚,正逢淡季,人會少很多,似乎該清靜些。計劃總會比變化快,去虎丘逛一圈回來全身
    發冷,頭疼得厲害,看著鏡中的這張臉便想到另一張臉,它空洞而期盼一種暖意的回升,歸家的心情一
    下子便起來了。

    就是這樣,歸來卻聽到燕的壞消息,她父親突然猝死,逝去時在養老院,無一親人在旁。當時心便抖了
    起來,一日一日地消耗,鳏寡孤獨,來得很容易,去得也會很快。慌慌張張給父母去電話,手似乎都在
    顫抖一聽到那邊“我們都好好的,你要注意身體哦”,他們每次都這樣說,我卻哽咽起來。

    是三月的春了,去年這時,還會寫大篇大篇的詩歌,那時我在期盼著,而今年今日卻說這些不合適宜的
    話,是不是有些晦氣呢。



    pola12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0th,Mar,08 Shot by Hallen in Suzhou


    你帶著那一年的花火,煙花三月去江南
    拖著那一年病累的身,攜著那一年綿綿鄉愁
    而今
    你已聽不懂耳邊的風,唱不出北來北往的情歌
    還未草長鶯飛,風雨仍在過往中

    分享到:
    分类:

    评论

  • 好巧好巧。还有好久没来这里看静姐姐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