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3-18拯救

    無一例外,我再也不能取悅自己了。當驚蟄在手中脫落,無法贖回的那根稻草也丟了,
    我想,某一類的回憶也在某一個時刻開始寡淡起來,沒了那份牽掛和依賴,人便會回到
    高燒時代,狂妄,癡囈,不可一世的混亂。除了這些,我很厭倦,也很退化,喪失了挺
    立起來的椎脊。

    一點靈感也沒有,身體摧殘,精神似乎都在夭折。甚至有些厭惡那些歪曲凹凸的字,他
    們像爬在心上的蟲子,算不上大事,卻日日侵蝕。他們讀懂了你的想法,你恨透了那些
    可惡的小東西。夜深的時候,這些天會有月光,他們越過眾多的頭頂,會在我這裡落腳。
    當然,落腳不是主要的,他們爲了我的罪孽而到來,爲了打開這一夜的救贖,他們跑得
    很累,爲了抵達這裡,填補這靈魂的缺角,他們讓我接受那束光的照耀,穿越腐爛的昏暮。

    如果,你正好在那午夜的兩三點逢上那場月光;如果,那時你仍還醒著,那就對了。
    我正和時間重疊安靜著,靜著靜著,就這樣便開始幸福起來。

    分享到:
    分类:

    评论

  • 音樂撼動人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