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1-05-16輕描淡寫張家瑜 - [雲到南方]

    看张家瑜的《我开始轻视语言》。想来她的心是悲憫的,所以能體味其中的苦,苦也是低低的,不張揚,不高調,写了很多病榻中的女子,正如她说:「她的靈魂站一旁,有她,沒她,都一樣會有這樣的晚餐。有她,沒有她,日子都一樣要過下去。」滿不在乎的態度下,是對人生簡潔地描述,它甚至是輕描淡寫的,如那腦死的女子,离場前「她好想告诉他们,亲爱的家人,没有关系,你们好好的活,我们终究会在列车的终点相会拥抱。即便忘记彼此,老实说,那也没有关系。」你以為這是豁達地離去嗎,她終歸說不出不舍。
      
    她不似天文天心的才情倾泻,也无亦舒看透和从容,更無張愛玲的犀利,人情練達,直入人心。但字里行间看出一个女子的诚意,对生活对自我对情感对文字的爱护。所以,用这本书的一个章节来总结:小心地将我的热情与忠诚收藏好。也只有如張這樣性情的女子,才能寫這樣默言而不流淚的人生,看得心里隱隱作痛。今日娛樂新聞路為趙拋妻离子,淨身出戶。淨身二字為他贏得身名。而那個賺得家當的前妻,又何嘗是贏家。其中的苦,也許衆人也認為可替代,而沒有關系。生活的姿態實為一個人性情表像,也如一個寫故事的人,故事中,又怎麼可能是遠離,甚至是叛變自己的主角。
      
    張家瑜和駱以軍一次訪談中,說“或者說,應該相反來講,要嘛是太愛自己,要嘛就是不愛自己,才會寫出像你們那樣的張力,有爆力,爆發式的。如果對自己看得比較平淡,自己看平淡,可能就寫不出你們的張力。”生活是人生最好的修煉道場。張家瑜的修煉在文字間,如那張溫婉的臉,如她筆下的女子,即便痛著,也是不言痛的,輕描淡寫過去,無張力的人生,是因為自己把自己看的很平淡。
      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Hi,陌生人 2011-05-16
    分类: 雲到南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