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1-05-15一種植物的微涼 - [大開眼界]

    識得種曉陽,還是因為天心,十六歲那年,她寫給小蝦的信,"楚山泰山皆白雲,白雲處處長隨君",洋洋灑灑,粉絲寫的信能夠如此才情橫溢,這是怎樣的女子?      

    《哀歌》讀完竟有不捨,又重新再讀。如今的情緒真真太適合這本書,立夏之後的凉風雨聲,是最美的讀書天。我捨不得稀松的夜晚 ,也放不下郁結的心事,即便如此,我還是愛她此時期的文字。在昨兒個立夏之後雨聲沸騰的下午,為此,我看得淚流滿面,對自己說,生活就是要這樣,不節哀順變!!!      

    我更喜歡《哀歌》和《憶良人》。讀《憶良人》,世香讓蒲傑午夜起來看陽台上的曇花開,先生卻推脫第二日要上班。記起年少時,父親打着手電讓我看月光下的曇花吐蕊,白月光似一片寧靜的海,花是仙子,花瓣薄如蟬翼,盛放只是短暫的一刻,有時一晚會起來幾次。第二曰晨起,花苞便合住,搭下了頭。世香選擇的婚姻如曇花的花期,机會僅是一刻,花期還可待來年,可人呢,錯過了便錯過了。父親說,春花開,秋葉落,你需要和一個能有如此触覺的人一起生活,就如世香,心底自然狀態不自知,待得明白之日,一晃十年,不知孤單賞過多少次月下花事。         

    “那個客廳十分敞亮,陽光照進來,都照遍了。地上有微微的陰影,卻沒有陰影的感覺,仿佛是一種植物的微涼。”這是《哀歌》里的一段話,倒真是鍾曉陽文字的感覺。故事並非驚天動地,字裡行間也無躍動的字眼,但那種微涼的氣韻一直瀰漫著,似足了女子舉手投足,眉間心上的歎息,它不悲切,更像個旁觀者,從容地告訴你,這就是生活,這就是愛情,你得接著,即便捂得發燙,它還是需如此,帶著它往前走。      她要的是黎明,一種沒有聲音的黎明,這是一種沒有聲音的涼,透徹心底,如之前看到的一句詩“我有一生的時間去浪費,我有,越看越多的星辰和孤獨 ”。這就是哀歌中的哀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二三事 2011-05-15
    分类: 大開眼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