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1-04-29私情 - [白駒過隙]

     

    你所看到的私情,大多屬於行為藝術。如一個人,學會如何把話說得恰到好處,這是與生俱來的技巧,我們都不會。你熱衷於錘煉,人情世故千回百轉,如你所說,什麽是合理,之後才是心。心之指向,原本就是一根稻草,誰有把稻草說成黃金的本事,高妙的人,黃金也會滅化為稻草。這是頹廢的一周,太陽白花花的,來得如火如荼,而你卻冷冰冰的,安安靜靜得隱秘著,什麽都停止了,如回到最初的樣子。我很喜歡說這樣的話---最初的樣子,最初你是什麽樣子,我又何知呢。

    你就此消失吧,最好消失得利索一點,絕妙的人是不露痕跡,我們都當不了絕妙的人。也許你掩飾著高超的本事,我不知。我又陷入無端的苦惱中,有天晚上,甚至無所事事地熬夜到三點,什麽都沒做,只是把一張照片,不停的改變,PS,這是一個好遊戲,不費吹灰之力,萬象眾生。最終,我認定,它還是不如最初的樣子。我在不停地心理暗示,最初,最初,最初!最初,只是內心消磨未來最好的比喻,它完全符合你的合理,摒棄我的躍動不安。

    那些無聊的改變為了哪般,黑黑白白倒印證了內心,是非決絕分明。這個城市已經讓人惶恐不安,我又想出走旅行。每個人都是一段往事,我以為他們會成為一扇門,一道鎖之守門人或者解鈴人,後來,他們在路途的塵土中,被思念,被淹沒,被時間變成風景中的背景,他們的命運最終是故人.

    他們怎麼敵得過時間。也許你也是,還待時間追憶,雖然於此,我是如此的不甘,故人不過如此,更何況,那些看起來有些掩飾不佳的私情,我有圖片為證,你信麼?

     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鯉魚飛走了 2010-04-29
    分类: 白駒過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