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1-03-163.16 - [不歸不回]

    兵荒馬亂的時代是不是快了?世界似乎在一瞬間被推到風口浪尖,2012還沒來,但徵兆卻來勢洶洶。我的生活一如既往,除了有些擔心月底的普吉島之行,剩餘的時間,我常聽代青的《LIGHT》和《我的海洋》中的大藍。溫柔的海浪聲在鋼琴的伴奏下,舒緩而又寧靜,這似乎與身外的世界格格不入,我的安靜有著羞恥之態,想鄙視一下,卻仍覺不解恨。

    昨日MINMIN與我通了次電話,談起她將要奔赴法國作無國界醫生,我在這邊羡慕而又感歎,并鼓勵她,在這樣的年紀有想法,而且敢於放棄一些東西去實現,這是最寶貴的時光,要珍惜。她說,我還羡慕你呢,我說我們不如換吧。其實,我也曾經有那麼多的理想,現在他們都不在了,我甚至忘記了理想是什麽樣,害怕,抗拒,甚至帶著極端的逆反之心。也許,可以做得更好一點,賺更多的錢,可以過更高等的生活,可是我是如此的不滿意現狀,那不是用任何物質可以充盈的內心,他似乎靜得像黎明前的黑暗,什麽都可以吞噬,唯獨生活不能拿走。

    時間是抓在自己手上的,只要他在手中,是我的,是我的,就安全了。向前走,或者停止,都是不太重要的事。我渴望這樣的決定權,所以,義無反顧地追隨著這樣的決定權,只是,我不能像MINMIN那樣,那不僅僅是灑脫,而是內心的單一和固執,我已經被世界花了眼,成為貪心的女巫。生活早已為我穿上了另一層衣服,盛裝之下,卻顧影自憐,想抹掉一些胭脂,擦掉一些口紅,如此看來,有些可笑,爲什麽就不能淋漓一點,徹底一點?甚至壞到底,丑到底,不更暢快?

    算了,就此過吧。夜來夢多,也許這樣作下去,春天也就過了。2011年的春天,註定是無望的,無為無求,無望似乎也是打在棉花上的力道,重重地下,輕輕地起。

     

    分享到:
    分类: 不歸不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