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1-02-25我不敢嚣张 - [不歸不回]

    哦,看到了,我几乎忘记了你是什么样子,很陌生又很熟悉,这是不是该纪念的一天呢。天开始转暖,春天是真的来了,但我一直还围着厚厚大大的围巾,我喜欢这样温暖而包围的感觉。昨日和蚊子去喝了咖啡看了将爱,那些关于爱情的故事,似乎于我都成了旁观者.我没有10年前爱情进行到底的记忆。我有的只是今天,今天在,明天在,一路走过去,似乎今天明天也都不在了。昨日我与朋友说,我很害怕两件事,一是怕父母不在这个人世,没有他们,该如何过下去;还有,我好害怕老去,那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婆,是相去时日最大的讽刺,我还没有做完青春的事,却已经老了,这是多么畸形而又脆弱的生活。

    我常幻想种种绝症,他们爬进我的肌肤,在体内肆意滋长,我该如何是好?作出怎样的选择?比如乳腺癌,我发誓,我宁可失去生命,也不要割掉一个乳房。如此想了几次,仍作出这样可笑的答复,他们仿佛是事实,用各种证据,去说服生活,这会变成事实。我确定,我离糟蹋的生活不远了,种种预兆,种种纠缠,种种路,走了又走,即便走得多远,走得多久,扔丢不掉,很可笑是吧。我想,除了仔细地拥抱现在,拥有内心之内、之外的彼此,我还能做什么。不要嚣张,低眉顺眼,去服从吧,你不是女王,当然也不是你们常嬉笑叫我的太后,这是一张薄纸下的生命,卑微,缄默,喑哑,哀小,早春的阳光下,你除了看着飞转的人群,落下细细的泪来,你能逆转什么呢。

    分享到:
    分类: 不歸不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