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1-01-29出口 - [流言飛語]

    1.17

    在城市的时间里,看到的时间是属于摇滚的。站在下着密密麻麻大雪的街道,突然感觉时间是停滞的。我从一种清亮的空寂时间,一下子坠入纷杂的轰隆隆的时间洪流中,街上的人影快速飞奔,我却停止在中央.世事变得无所畏惧起来,因为我在寂静中。

    1.24

    我不能有這樣的時光,對感情怀著執意的偏見,在角落里追索想象,把悩人的欲望,用所有的假象去填滿。我沒有智慧,也旡决心,只想了结,用一种反抗地姿态,积极参与。那个假想敵不是別人,是我自己。

    這是膽怯,局促又虛弱地表達,你沒辦法堅強,卻有理由武裝。

    1.25

    颜峻说:眼毒的人通常心静,而心静,是因为和世事有距离,而心静的人,心里都包着翻云覆雨的海。

    眼毒,心静,距离。这分明是胡言乱语,强加关系。毛毛虎一语中的,既然心静了,为什么还眼毒?

    1.28

    “在那麽有限的生命中,能被所爱的人深深爱过;或许不该再奢求再怨什么,世上的遗憾本来就很多”

    半夜和小表妹听潘越云的“一次幸福的机会”,你有幸福的机会吗?什么是幸福?

    1.28

    广场上音乐响起,很多阿姨在跳高原红,我也想进去欢舞。那些在高原行过的路,见过的云,它们都不在了,我的生活需要一个出口,只是出口而已。

    1.29

    看张家瑜的《我开始轻视语言》。想来她的心是悲和低苦的,写了很多病榻中的女子,正如她说:「她的靈魂站一旁,有她,沒她,都一樣會有這樣的晚餐。有她,沒有她,日子都一樣要過下去。」滿不在乎的態度下,是對人生簡潔地描述,它甚至是輕描淡寫的,如那腦死的女子,离場前「她好想告诉他们,亲爱的家人,没有关系,你们好好的活,我们终究会在列车的终点相会拥抱。即便忘记彼此,老实说,那也没有关系。」你以為這是豁達地離去嗎,她終歸說不出不舍。她不似天文天心的才情倾泻,也无亦舒看透和从容。但字里行间看出一个女子的诚意,对生活对自我对情感对文字的爱护。所以,用这本书的一个章节来总结:小心地将我的热情与忠诚收藏好。也只有如張這樣性情的女子,才能寫這樣默言而不流淚的人生,看得心里隱隱作痛。今日娛樂新聞路為趙拋妻离子,淨身出戶。淨身二字為他贏得身名。而那個賺得家當的前妻,又何嘗是贏家。其中的苦,也許衆人也認為可替代,而沒有關系。生活的姿態實為一個人性情表像,也如一個寫故事的人,故事中,又怎麼可能是遠離,甚至是叛變自己的主角。

     

    分享到:
    分类: 流言飛語

    评论

  • 小表妹木有幸福可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