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0-05-175.16 - [流言飛語]

    跟隨我多年的表弟訂婚了,晚上在KTV單膝跪地獻花求婚,浪漫死了,看得雞皮疙瘩掉了一地,祝福他們,一定要幸福。瘋了一晚上,當然,瘋的是他們,不是我,趁著他們瘋的時候,去樓下錄音棚錄了首《不確定》,音效師說不要錄這個沒難度的啦,我說我就想唱這個。

    是的,現在的心情是不確定,不安全,不猜疑。

    分类: 流言飛語
  • 一直想拍這樣一張片:風雨襲來的窗戶,白色的窗簾被風鼓滿,一個女孩坐在床邊,埋頭看一本書,畫面是截面,時間在窗簾的弧度中定格;或者她躺在床上,女孩在等待這一刻的停止。

    我喜歡下雨天。在這初夏的下午,沒有蟬聲,沒有暑氣,天涼得如你冰涼的肌膚,親切而不隔。下雨天要看什麽書呢,我喜歡看紅樓,與每一個被命運顛沛的女子相遇,你熟知他們的一生,卻仍如此著迷。

    近來一直在讀劉心武的紅樓揭秘四部曲,從秦可卿家世揭秘到妙玉被遺失的后28回,從黛玉的遺產到80回后的28回探索出慮山真面目。這是一本怎樣的書?草蛇灰線,伏延千里。沒讀探佚之前,覺得曹雪芹偉大,讀后,更明白他爲什麽如此偉大。這些命運河流中的女子們,他們徒有花容月貌,冰肌玉骨,詩情畫意,終只能成為日月派系鬥爭下的一朵浪花,悲哀地消失。

    這樣的雨天,你才可以,透過紙上那些黑色的小字,體味他們微涼酸楚的心,他們也許在離開時,還不如你悲嘆,而幸運的讀者,站在山頂縱觀他們人生的長線,他們的一生,不過是幾張紙,而他們曾經也那麼嘩然風光,曾經那麼刻骨銘心,曾經那麼撕心裂肺,曾經那麼榮華富貴,曾經那麼峰迴路轉,曾經那麼走投無路。

    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線,有那樣一個人,為你放風箏。有人過不了牆頭便摔下來;有人飛得高,有人飛得遠,有人飛得斷了線;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緣,有人含玉而生,有人還淚而來,有人金石前緣最終露水夫妻,有人一條汗巾偏偏結了一世姻緣。

    而我,坐在這裡寫了那麼多的這個人那個人,你身處其中,又怎得知,自己可以濃縮成哪些字,自己是哪個人呢?

    分类: 大開眼界
  • 5月8日。停了中藥和針藥,費時13個月的中藥女在此劃上句號。沒有什麽特別的開心,因為結局不是我要的,它遠比繼續喝藥還難做出選擇。這一天,我拿出冰箱的鐵觀音,回到去年4月3日之前的日子。沒有了這些繁瑣的熬藥喝藥過程,出門不用帶藥瓶,遠行不用提前計劃,事情真的少了很多,似乎有些輕鬆,卸下了包袱,而這樣的輕鬆卻有些不自在,因為背上更可怕的包袱。之前我想喝藥是痛苦的,特別是腸胃經歷了那麼長時間藥水的浸泡,我渴望熱烈的食物,肆意的生活,比如去酒吧醉一下或者吃盆盆蝦,辣得要掉眼淚的那種。可是,我什麽都沒有做,還是吃著清心寡欲的菜,醉一兩次的想法盤旋了幾次,最後還是放棄了。

    說什麼好呢,我既不想別人知道我的失落,也不想這樣悶著自己,傾訴似乎無任何意義,我寧可無所事事地走長長的路,消磨一些時間后,便沒有時間來打磨更深沉的痛苦。可歷經種種之後,如仍站在當初的路口,做著種種沒有把握的選擇,之前篤定,甚至有著不知天高地厚的堅定,如今,如今像是頂著盔甲的刺猬,縮成一團,盼望睡一覺,起床什麽都沒有發生,或者一直這樣睡下去,也未嘗不可。

    當然,我還有著僥倖,幻想這樣那樣的奇跡,他們是彩虹,總會在雨後出來,只是我不知自己是不是幸運者,可以成為在路邊觀賞彩虹的路人甲,我們都成不了彩虹的主人,只能是路人嗎?

     

    分类: 你是木耳
  • 2010-05-02又一日 - [流言飛語]

    五月袷衣。
    若是古代的五月,定是農曆,天應有暑氣,那爲什麽還著袷衣?

    今年的天氣好怪,4月中旬還似初冬,前兩天,開始熱情起來,如火如荼,像花到荼蘼的撕裂,一下便著夏衣。今收理了半日的衣物,秋冬的衣服太多了,裝了好幾個收納袋,累得腰都直不起。下午去看葉問2,剛坐下,旁邊進來個小弟弟,約莫七八歲,我找他搭訕,你一個人啊,他點點頭答嗯;我說,你好洋氣,他呵呵地笑說一般一般。如果有個這般大的兒子,我要陪他一起看好多好多的電影,握著他的小手,給他買爆米花。
    當然,我會告訴他,最好看電影時不要吃東西,安安靜靜地看,才是最美的享受。难怪馬家輝說,LOVE IS我們永遠一起看電影。

    分类: 流言飛語
  • 陳腐的,是你停止的心。08年的冬天,天寒地凍,潮濕而陰冷的病房,那時的心還不是退縮的。你能說什麽呢,即便是寫下這些密密麻麻的字,鋪在心上,他們也作不了衣服,掩蔽不了瑟縮的身體。鯉魚飛走了,大海還在,天空依然藍色,你的悲傷懸在天地之間,沒有故鄉,沒有路,怪異異常。 請回吧,被馴養的木耳,當陽光再次透過窗欄,乘著白光的升騰,向你揮揮手,這一切都可消失,白茫茫大地真乾淨。

    分类: 你是木耳
  • 很沮喪。如趕著急急的春風,緊追慢趕了一年,卻對目標失去了信心。我以為要下這個決定好難,卻輕省地如手指輕輕一點。就如此,就如此把一年,勝過一年的光陰都拋棄掉了。說不出悲傷,仿似有種力量推著你,走到某一個路口,看似許多選擇,其實只有一種。這是什麽樣的力量啊,要你不要傷悲,卻涼從背心透出,要你繳械,要你不再堅持,也不要執著,告訴你這是無用的,會推你向另一個深淵。甚至,有時會想,執著是為哪般,你說是為哪般,是每一份付出都有收穫,還是每一次等待都會有你要的結果?

    世上沒有那么多的幸運日,你也不是佛主垂憫的寵兒,水流不會爲了誰改變方向,你只是渺小的一粒塵土,為著卑微的悲傷,流著廉價的淚水。

    很久以來,我需要依偎和健忘來支撐。如今,我需要什麽?

     

    分类: 你是木耳
  • 2010-04-23武隆 - [大開眼界]

    武隆。几乎坐了一天车。晚上8点才到明德小学,车队做了捐赠,老师学生都回家了,留个校长拿着麦克风使劲地喊,同样又是大红标语拉着标志性的欢迎和感谢,天已经黑得差不多了,还派了几个人拿电筒照着,把那条红色标语照得亮亮的,领导握手,拍照,不到3度,大家站在操场上快冻死了,说不出的讽刺,想想至少能给山区小同学带来便利,至少这个是真实的。

    到这里吃的饭菜似乎已不属川菜,虽也带着辣,但做法完全不是一个体系,似贵州菜,我不大吃贵州菜,也说不出个所以然。晚上大家叫着去放孔明灯,自己写了张小纸条,贴在里面,都开始点蜡烛了,林区管理人员来制止,怕引起火灾。好冷好冷,我怕冷的要死,赶紧缩回房间。明日要去天坑,想起那个难看的电影黄金甲,老谋子至少给这里带来了效益,还是不错的。

    似乎什么都打不起兴趣来,即便是这样出来走走,似乎都在为别人还着情愿。

    分类: 大開眼界
  • 2010-04-17一日 - [流言飛語]

    睡懶覺,吃櫻桃,喝中藥,看韓劇,看傷心的奶水,看全城熱戀,洗澡,喝菊花茶,糾結著是否去KTV和懿小姐匯合,偷菜,窗外打春雷了。其實每一天都不似那么漫長,如果可以拋棄掉那些所謂的願望。

    分类: 流言飛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