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深深的話要淺淺地說,長長的路要揮霍地走。

    看見張懸的這句歌詞,便震驚了。我懂得的,其中的背道而馳,向著遠離你的方向更快地奔跑。

    遠方才是美。

    分类: 流言飛語
  • 找出纳去銀行換美金,說沒有,黑市上換了一些。買了個錄音筆和快譯通。近一年,我喜歡收集路上的聲音勝過照片,拍出的東西似乎總在削減實際的感受,也許哪一天,我便放下相機,帶個口袋機出行了。同行的JANIE中途改變計劃,可能不去尼泊爾,我又孤家寡人一個了。很多人都問我,你真一個人嗎?不害怕?安全不安全啊?似乎在大家眼裡,一副受著感情煎熬家庭不幸福被男人拋棄的可憐樣,才會選擇走長長的路,去陌生的地方,發泄或者豔遇。

    別人愛怎麼想就怎麼想吧。我要出發啦,各自行路,分享快樂。

    分类: 大開眼界
  • "七月,悲喜交加,麥浪翻滾連同草地,直到天涯。
    八月就是八月,八月我守口如瓶。八月裡我是瓶中的水,你是青天的云。"

    七月有太多的驚喜和糾纏。工作忙忙忙,心情亂亂亂。七月,本該出行的一段旅程,一拖再拖,最後因川藏路波密段斷橋塌方而告終。這也許是好事。於是,我不得不從長計議,本想偷個懶,跟著車隊直接奔赴尼泊爾,也就是7月份的尾巴,我開始自己張羅,拼車找人發帖看行程。七月的最後一天,我做好了決定,8月的第一周周末飛拉薩,在那裡過10號的雪頓節,如果不是那麼難便找同伴包車,如果不如此幸運,我將一程一程走,到尼泊爾。如果也不是那麼難,在尼泊爾可以湊成4人組,那麼我們再去辦不丹的簽證,奔赴不丹,在那裡呆5天。如果不丹並不如此順利,如果有人約我結伴印度,這更不壞,不外乎把交給不丹政府每天200美金的費用用來買印度的往返機票,還有剩餘哦,大不了時間再拉長一點。真的又開始心動了。預計13天的旅程,也許會拉到25天。

    八月的第一天,天涯和磨房留言,有不少人加Q,其中有個JANIE的女孩,我們的線路幾乎一致。我說我在拉薩沒什麼計劃和目的,只是想去倉姑寺喝喝甜茶,在大昭寺門前看看磕長頭,哪裡我也不想去。她在Q那邊哈哈地笑說,我們的想法幾乎一樣。就如此,如此緊張的旅店,她訂到了東措,她先過去,可以和我SHARE一個房間。我又大大地節約了一筆。

    這些驚險的插曲和相遇,導致這次的旅程變得奇妙和不可預料起來,甚至,我無法告知家人,我將那麼不確定地走這樣長長的一段路,陌生的人,陌生的世界,我沒有攻略,也沒有細節計劃。這些都是我想要的,但是,沒想到來得如此猛烈。“八月,八月我守口如瓶。”八月裡不做瓶中的水,八月裡做青天的云。這是心聲,我走的义无反顾。

    分类: 大開眼界
  • 2010-07-28重慶重慶 - [流言飛語]

    在火車站等動車的時候,困得在椅子上睡著了,幸好S電話我問工作,不然真的會錯過這班車。其實,我很害怕去火車站,人山人海,廣場上也壓著一堆堆的人,躺的躺睡的睡,全然不管這大熱的天,這巨毒的烈日,仿佛這樣睡下便是人生最美好的事。所以,你總覺得心裡堵得慌,看來沒有誰過得容易的。

    重慶啊,又悶又熱,成都在此時相比,真的算是天堂。晚上吃了火鍋,這是近兩個月來第一次吃,本不好的胃口,今晚卻進食特別多。坐在的士車上,的哥不停地給我灌輸重慶,說,薄熙來喜歡銀杏,要吧重慶變成森林重慶,把你們成都的樹都買光了;說,成都老整重慶,那年最後劃成直轄市,還分給他們那麼多貧困縣;說,成都以後是重慶的後花園;說了好多,聽得我發暈。看來川渝一家人漸行漸遠了。

    回到酒店倒頭便想睡。酒店的硬件軟件都奇特的差,重慶君豪恐怕是住過最差的5星了。下去睡了。

    分类: 流言飛語
  • 2010-07-24乳腺? - [流言飛語]

    從未謀面隨車前去尼泊尔的驢友QQ上一段對話:

    eagel:发张照片大家认识下先
    蓠:我怕你看了不捡我了
    eagle:这就对自己没信心了
    蓠:自从我做了手术后,就不是完整的女人了
    eagle:乳腺?
    蓠:好聪明
    eagle:......
    蓠:哈哈哈哈哈

    分类: 流言飛語
  • 人都走了,剩我一人,開電腦聽黃小琥,看繼續未完的書。這段時間,我一直在聽黃小琥,卸了很多放在MP3里,這分明是成年人的情歌,有了積累,才能惺惺相惜。很多年前我也聽她,那時不懂百轉千回,所以不解其中味。如今不能說懂,淺嘗輒止便已覺情濃意珊。黃小琥的聲音有些倦,仿佛沾著灰塵,藏著深愛,唱的卻是要平淡和篤定,似乎什麽都明白,但又怎麼做得到甘願呢。

    天陰陰的,盛夏的午後,風習習,卻似秋意漸進的濃厚。聽這樣的歌,看這樣的書,這大概不是天氣的原因吧,是心事婉轉。微薄上看到很多年前,卞之琳在詩里寫給張充和的話“百轉千回都不能與你講,水有愁,水自哀,水願意載你”。多么美的大隱,如蓄水池,一日見一日高漲,卻一日見一日的緘默。我喜歡這樣的捂住,即便把心捂得發燙,燙得似要燒掉,你還是默默地在人前走過,觀望勝過參與。

    這是一種簡靜之氣,我希望自己能修煉成這樣,有物喜己悲的質,沒有物喜己悲的態。我常去看一些女子的博客,看他们小小年齡,卻懂得蓄積和退縮;看他們的快樂和不快樂,在人前,小心地保全著自己。其實,很多時間,我想他們都是不快樂的,因為我也常覺自己不快樂,卻說不出不快樂的理由。總覺自己萬分不該,不該辜負這大好時光,好端端的把眼前的人眼前的事辜負了,你們要傷心了,說我不懂珍惜,想想,這真是不合情理的事。仿佛人生不應如此,但真想不出更好的辦法,所以,還能做什麽呢,丟下這些念頭,就如這般一程一程的趕路,趕了這多年,一回頭,身已在前方,心還在原地打轉,唯一改變的是,現在不喜歡回憶,總記得今日的好,今日就是最好的。

    7月18日,今日是最好的,嘆一聲,黯然沉默,不想說,惹淚的話都不要再說罷。

    分类: 雲到南方
  • 2010-07-14找自己 - [大開眼界]

    開始辦簽證了,懸著的心放下來。毫無疑問,如乾旱的土地渴望一場暴雨,我近乎病態地盼望這次出行,給我一點點時間,抖掉全身的灰塵。好累好難,當你知道無法去選擇,除了等待,那種種的不確定常會拉住你的思維,讓人無法動彈。這種僵局你無能為力,所以,除了一場殘忍的自虐行走,我別無選擇。

    高高的藍天,無盡的草原,轉經筒,虔誠的人,胸腔里發出的歌唱,帶一本書,我需要如此的旅途,離開再回來。說是療傷嗎,這樣的詞語好矯情。其實,現在的我已很久不是我了,我想把自己找回來,擦得乾乾淨淨的找回來。

    就是如此。

    分类: 大開眼界
  • 2010-07-11空事 - [雲到南方]

    空事

    [彌賽亞]

    到陌生的城市去
    找一個問題
    那裡應該有很多
    把它帶回來
    問問遇見的陌生人
    他們的答案不會和我相同
    還記得起風的夏夜
    白鐵皮咔咔響
    防盜欄外有一株牆頭草
    像你一樣,在漫無目的的晃蕩
    手裡擰著一個空瓶子
    我的答案就在裏面

    分类: 雲到南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