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0-12-15冰冷燃燒 - [不歸不回]

    這個12月正立,射手當道的日子,城市真正進入濃冬。冰凍是撕裂的,你像睡在我的靈魂里,充滿著冬天的雪,他們寫著憂鬱兩個字,從天空慢慢墜落下來。他們來得猶猶豫豫,繾綣著,瑟縮著,這是一顆怎樣的心,甚至分辨不出,它是孤獨著,還是幸福著。你把我置身在黑夜裏,擁有寂寞和群星,這是心甘情願的強迫主義,你無法懂得。

    誰都可以遺忘而不能就此跨越,誰都可以幻想卻無法把它歌唱。不散的宴席總在昨天,大雪的清晨也沾滿灰塵。你在遠方存在著,也消失著,即便你心如大海,即便我熄滅光芒。

    這是沉默的規則,誰都是盲人。

    分类: 不歸不回
  • 這個世界充滿了悲涼的交響,所以,你常覺很熱鬧,卻身形隱秘,盛開無語。緘默讓行動變得更有力,這個季節,我常穿行在這個城市裡,走路,大段大段地走,高跟鞋,長皮靴,波鞋,我穿著各色的衣服,換著路線,在黑夜的燈火下,潛行。從公司到家,幾乎2小時的路程,這是固定的程序,不能打亂,換到清晨,這個世界忙碌憂心,每個人都在追趕,趕得天亂地搖的,讓人一點不清醒。

    我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心,它順應著我的自然起居,如同一段新生活。走路,吃飯,睡覺,聽音樂,喝紅酒。紅酒,是最近兩三月的新寵,樣酒越來越多,需要試酒的時間越來越多,味蕾在舌尖變得立體和豐滿起來,我像足了男人,用這樣的心,去品鑒各款女人。好酒我常捨不得賣,想雪藏在家,隨著心情,看是和西拉,還是美樂,所以,男人常會金屋藏嬌,有實力的男人更會狡兔三窟。

    [等這個字是很美的,你看,上面是竹子,下面是寺院,有竹子的寺院多安靜,所以有等的心的人,都是安靜的,就象是在有竹子的寺院里等。」

    心原本是空蕩的舞臺,要有好劇,還要等待。你要等的,不是那個人,而是那段你所期望的美好時光,你流連,希望走得慢一點。

    其實,我想告訴你:即使你仍然靜默和遠離,我時常心存喜悅親近。我檢閱自己的耐心和審美,讓時間來作總結。

    分类: 流言飛語
  • Shirely ,你說:今天,我就在這裡把天哭黑再哭亮,就坐飛機回去了。曾經我也如此,把天哭黑又再哭亮,在雷雨電閃的清晨,拖著皮箱去機場,找的士車。那時,我堅定地告訴自己,我要的男人是愛我寵我把我當寶一樣珍視,為愛作賤自己的事只能有一次,當一次賤人,你還可以回憶那年無情的雨水,那個絕望的暗夜,再第二次,連回憶都要嫌棄你,你不愛自己,還指望別人嗎?

    “生命漫長而疲倦,你因愛得太深而無法冬眠”。我忍受著你肆意地亂髮脾氣,責備,以及面對那個男人,不顧一切地奮勇。有時我是如此的羡慕你,還可以如此搏力地去愛,相對性無能來說,愛無能似乎更讓人無力,我都不想歎息,歎息都多餘了。有些愛,越愛越寂寞,它讓你步步走入深淵,深陷湖中,分秒都會窒息,你卻還自以為是地以為在極樂世界;而有些愛,越愛越淡薄,它讓你歸於平凡,淹沒在人群中,你也安心。你知道你是哪一類,你想要的,對方永遠都給不了,在場不如離場,這才是最好的。

    寫了那麼多,覺得基本上都是廢話,突然很泄氣,這些虛弱的語言能騙誰呢,還是該干嘛就干嘛吧。你想做什麽都可以,只要你開心。這樣似乎踏實點。

    分类: 流言飛語
  • 2010-11-20故人故事 - [雲到南方]

    蜜蜂喂养的夢境
    風吹著灌木
    今天,我買了一瓶蜂蜜
    如買了那年春天的顏色
    那年春天,和冬天一樣蕭瑟

    我習慣坐在舊事物里
    “去年的春茶就是去年的人”
    陳年往事是一束光
    他們要走多遠,走多久
    才能像秘密一樣傾瀉而出

    其實,我們可以一起抵抗恨,誘惑
    或者朝著反面行走
    不可知的黑暗排列在遠處
    他們深不可測
    忘了故去的,便忘了疼痛

    2011/11/20

    分类: 雲到南方
  • 2010-11-20榮幸之致 - [雲到南方]

    謝謝《延河》,謝謝賈勤,能把我放在和所喜歡的駱以軍先生一期,這是鄙人此生的榮幸。

    分类: 雲到南方
  • 2010-11-16八項 - [雲到南方]

    八項
    「夏宇」

    四月微冰的海水
    昔日談情的樓窗
    粗糙的折磨
    看電影的人
    每一個人的分配
    我的自私
    長久的睡眠
    反射著彼此的光

    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分类: 雲到南方
  • 2010-11-14筆記 - [白駒過隙]

    。現在很少攝影師拍得出這麼甜美的照片了,重點是要自然地拍出被攝體溫柔,
    你明白嗎?

    。不必勉強透過攝影試圖表達什麽,因為城鎮與巷道都清楚地說明了一切。況
    且照片這東西,就是要拍得平凡無奇才有韻味。不必考慮太多,憑直覺按下快
    門就對了,記得要隨行之所至,因為攝影機會好好地幫我們看著,攝影沒問題的。
    攝影的最高境界不就是這麼回事嗎。

    。與女性的相處也是如此,單方強求是行不通的,對方迎面送來的呼吸,自己必
    須將其深深吸入,再呼出吐息回應給對方,必須有著這樣的關係才行。一張攝影
    作品的好壞,不在於使用多高級的鏡頭,貨光彩表現技術多好,重要的是攝影師
    與被攝影體雙方的關係如何。

    。一張拍得好的獨照,必須映出孤獨感才行。

    。果然要夠嫵媚才叫女人,而且,必須帶有某種不幸的氣息。

    ---摘自荒木先生的《走在東京》

    第一次看荒木經惟的書,也第一次在書上見到荒木先生真人秀。這個禿頂愛戴墨鏡的
    老頭,竟與我想像的摸樣大相徑庭。倒是書上說話的口氣,流露出的觀點,與摸樣有
    幾分吻合。但我肯定,他肯定是個大情聖,行事風格也出位,難怪會這麼響錚錚地說
    “戀愛人生就是要複雜才有趣啊。不過說真的,女人的格局實在是太遼闊了,男人的
    人生就只有沉溺迷戀女人的分”。這倒讓我想起某個老大,這一生,與女人有扯不清
    的關係,總在愛,總在付出,也許,也總在收穫吧。

    分类: 白駒過隙
  • 2010-11-10交換 - [流言飛語]

    1。身若浮雲,心如明月。如今,我是身若浮雲,心如浮雲。

    2。只有秘密可以交換另一個秘密,只有謎可以交換另一個謎。

    3。要擦亮自己的心靈,要有純潔的動機和無暇的行為。

    4。WEIRD不適合我,我沒有妖氣,那是你眼中所希望看到女人的樣子,那不是我。

    5。任何事物原本沒有出口,安靜了,就是出口。

    6。《三生石》《風的旅程》,久違的眼淚潸然而下。這個世界還可以感動,多難。

    7。常想起在雨中,背著布包旺角街頭穿梭,招牌遮蔽天空,那一排排的小書店,在閣樓的電梯間,他們艱難地挺立著,生存下來。人何嘗不是如此,人潮擁擠中,何處得以安身,安身又何處得以安心?

    分类: 流言飛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