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1-06-29宣判 - [你是木耳]

    新生的力量和陳腐的憂慮是並行的,我並不厚此薄彼。除了相信上天的安排和命運的車輪,連祈禱的勇氣都無了。命運是如此的無助,你並不能抓住什麽,甚至我不想歎息,只想埋頭前行,就如此。

    等待結局吧。

    分类: 你是木耳
  • shoted by Yanisk

    我經歷過的煩擾,於你是螞蟻散步。這是一個多麼公平的世界,強弱拉鋸,也許你在山巔,我卻以為在平地。非要走過相同的路,才會相互懂得。我從不說,但我明白。

    我有過這樣的心理體驗:象群壓過來,腳掌在地面上悶雷地響動,地心也被震醒了,而象群卻是安靜的。馴良的眼睛,溫柔的世界,憨厚得如你同手同腳地走路。這是奇妙的體驗,每多走一步,震動與安宁便撕扯着你,你卻靜止著,天地混沌一體,你卻渾然不知,不過,不過在夾縫中作個馴象人而已。

    分类: 你是木耳
  • 2010-09-21恢复原状 - [你是木耳]

    [本日志已设置加密]
    分类: 你是木耳
  • 2010-09-14又來了 - [你是木耳]

    老天,這次是不是你也要準備戲耍我,可是我再也不是兩年前的自己,我會從容平靜地面對這一切,如果,即便再付出多少也只能是這樣的結局,我也會在宣判的那一刻微笑面對,一定是這樣的。

    分类: 你是木耳
  • 5月8日。停了中藥和針藥,費時13個月的中藥女在此劃上句號。沒有什麽特別的開心,因為結局不是我要的,它遠比繼續喝藥還難做出選擇。這一天,我拿出冰箱的鐵觀音,回到去年4月3日之前的日子。沒有了這些繁瑣的熬藥喝藥過程,出門不用帶藥瓶,遠行不用提前計劃,事情真的少了很多,似乎有些輕鬆,卸下了包袱,而這樣的輕鬆卻有些不自在,因為背上更可怕的包袱。之前我想喝藥是痛苦的,特別是腸胃經歷了那麼長時間藥水的浸泡,我渴望熱烈的食物,肆意的生活,比如去酒吧醉一下或者吃盆盆蝦,辣得要掉眼淚的那種。可是,我什麽都沒有做,還是吃著清心寡欲的菜,醉一兩次的想法盤旋了幾次,最後還是放棄了。

    說什麼好呢,我既不想別人知道我的失落,也不想這樣悶著自己,傾訴似乎無任何意義,我寧可無所事事地走長長的路,消磨一些時間后,便沒有時間來打磨更深沉的痛苦。可歷經種種之後,如仍站在當初的路口,做著種種沒有把握的選擇,之前篤定,甚至有著不知天高地厚的堅定,如今,如今像是頂著盔甲的刺猬,縮成一團,盼望睡一覺,起床什麽都沒有發生,或者一直這樣睡下去,也未嘗不可。

    當然,我還有著僥倖,幻想這樣那樣的奇跡,他們是彩虹,總會在雨後出來,只是我不知自己是不是幸運者,可以成為在路邊觀賞彩虹的路人甲,我們都成不了彩虹的主人,只能是路人嗎?

     

    分类: 你是木耳
  • 陳腐的,是你停止的心。08年的冬天,天寒地凍,潮濕而陰冷的病房,那時的心還不是退縮的。你能說什麽呢,即便是寫下這些密密麻麻的字,鋪在心上,他們也作不了衣服,掩蔽不了瑟縮的身體。鯉魚飛走了,大海還在,天空依然藍色,你的悲傷懸在天地之間,沒有故鄉,沒有路,怪異異常。 請回吧,被馴養的木耳,當陽光再次透過窗欄,乘著白光的升騰,向你揮揮手,這一切都可消失,白茫茫大地真乾淨。

    分类: 你是木耳
  • 很沮喪。如趕著急急的春風,緊追慢趕了一年,卻對目標失去了信心。我以為要下這個決定好難,卻輕省地如手指輕輕一點。就如此,就如此把一年,勝過一年的光陰都拋棄掉了。說不出悲傷,仿似有種力量推著你,走到某一個路口,看似許多選擇,其實只有一種。這是什麽樣的力量啊,要你不要傷悲,卻涼從背心透出,要你繳械,要你不再堅持,也不要執著,告訴你這是無用的,會推你向另一個深淵。甚至,有時會想,執著是為哪般,你說是為哪般,是每一份付出都有收穫,還是每一次等待都會有你要的結果?

    世上沒有那么多的幸運日,你也不是佛主垂憫的寵兒,水流不會爲了誰改變方向,你只是渺小的一粒塵土,為著卑微的悲傷,流著廉價的淚水。

    很久以來,我需要依偎和健忘來支撐。如今,我需要什麽?

     

    分类: 你是木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