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識得種曉陽,還是因為天心,十六歲那年,她寫給小蝦的信,"楚山泰山皆白雲,白雲處處長隨君",洋洋灑灑,粉絲寫的信能夠如此才情橫溢,這是怎樣的女子?      

    《哀歌》讀完竟有不捨,又重新再讀。如今的情緒真真太適合這本書,立夏之後的凉風雨聲,是最美的讀書天。我捨不得稀松的夜晚 ,也放不下郁結的心事,即便如此,我還是愛她此時期的文字。在昨兒個立夏之後雨聲沸騰的下午,為此,我看得淚流滿面,對自己說,生活就是要這樣,不節哀順變!!!      

    我更喜歡《哀歌》和《憶良人》。讀《憶良人》,世香讓蒲傑午夜起來看陽台上的曇花開,先生卻推脫第二日要上班。記起年少時,父親打着手電讓我看月光下的曇花吐蕊,白月光似一片寧靜的海,花是仙子,花瓣薄如蟬翼,盛放只是短暫的一刻,有時一晚會起來幾次。第二曰晨起,花苞便合住,搭下了頭。世香選擇的婚姻如曇花的花期,机會僅是一刻,花期還可待來年,可人呢,錯過了便錯過了。父親說,春花開,秋葉落,你需要和一個能有如此触覺的人一起生活,就如世香,心底自然狀態不自知,待得明白之日,一晃十年,不知孤單賞過多少次月下花事。         

    “那個客廳十分敞亮,陽光照進來,都照遍了。地上有微微的陰影,卻沒有陰影的感覺,仿佛是一種植物的微涼。”這是《哀歌》里的一段話,倒真是鍾曉陽文字的感覺。故事並非驚天動地,字裡行間也無躍動的字眼,但那種微涼的氣韻一直瀰漫著,似足了女子舉手投足,眉間心上的歎息,它不悲切,更像個旁觀者,從容地告訴你,這就是生活,這就是愛情,你得接著,即便捂得發燙,它還是需如此,帶著它往前走。      她要的是黎明,一種沒有聲音的黎明,這是一種沒有聲音的涼,透徹心底,如之前看到的一句詩“我有一生的時間去浪費,我有,越看越多的星辰和孤獨 ”。這就是哀歌中的哀。

    分类: 大開眼界
  • 找出纳去銀行換美金,說沒有,黑市上換了一些。買了個錄音筆和快譯通。近一年,我喜歡收集路上的聲音勝過照片,拍出的東西似乎總在削減實際的感受,也許哪一天,我便放下相機,帶個口袋機出行了。同行的JANIE中途改變計劃,可能不去尼泊爾,我又孤家寡人一個了。很多人都問我,你真一個人嗎?不害怕?安全不安全啊?似乎在大家眼裡,一副受著感情煎熬家庭不幸福被男人拋棄的可憐樣,才會選擇走長長的路,去陌生的地方,發泄或者豔遇。

    別人愛怎麼想就怎麼想吧。我要出發啦,各自行路,分享快樂。

    分类: 大開眼界
  • "七月,悲喜交加,麥浪翻滾連同草地,直到天涯。
    八月就是八月,八月我守口如瓶。八月裡我是瓶中的水,你是青天的云。"

    七月有太多的驚喜和糾纏。工作忙忙忙,心情亂亂亂。七月,本該出行的一段旅程,一拖再拖,最後因川藏路波密段斷橋塌方而告終。這也許是好事。於是,我不得不從長計議,本想偷個懶,跟著車隊直接奔赴尼泊爾,也就是7月份的尾巴,我開始自己張羅,拼車找人發帖看行程。七月的最後一天,我做好了決定,8月的第一周周末飛拉薩,在那裡過10號的雪頓節,如果不是那麼難便找同伴包車,如果不如此幸運,我將一程一程走,到尼泊爾。如果也不是那麼難,在尼泊爾可以湊成4人組,那麼我們再去辦不丹的簽證,奔赴不丹,在那裡呆5天。如果不丹並不如此順利,如果有人約我結伴印度,這更不壞,不外乎把交給不丹政府每天200美金的費用用來買印度的往返機票,還有剩餘哦,大不了時間再拉長一點。真的又開始心動了。預計13天的旅程,也許會拉到25天。

    八月的第一天,天涯和磨房留言,有不少人加Q,其中有個JANIE的女孩,我們的線路幾乎一致。我說我在拉薩沒什麼計劃和目的,只是想去倉姑寺喝喝甜茶,在大昭寺門前看看磕長頭,哪裡我也不想去。她在Q那邊哈哈地笑說,我們的想法幾乎一樣。就如此,如此緊張的旅店,她訂到了東措,她先過去,可以和我SHARE一個房間。我又大大地節約了一筆。

    這些驚險的插曲和相遇,導致這次的旅程變得奇妙和不可預料起來,甚至,我無法告知家人,我將那麼不確定地走這樣長長的一段路,陌生的人,陌生的世界,我沒有攻略,也沒有細節計劃。這些都是我想要的,但是,沒想到來得如此猛烈。“八月,八月我守口如瓶。”八月裡不做瓶中的水,八月裡做青天的云。這是心聲,我走的义无反顾。

    分类: 大開眼界
  • 2010-07-14找自己 - [大開眼界]

    開始辦簽證了,懸著的心放下來。毫無疑問,如乾旱的土地渴望一場暴雨,我近乎病態地盼望這次出行,給我一點點時間,抖掉全身的灰塵。好累好難,當你知道無法去選擇,除了等待,那種種的不確定常會拉住你的思維,讓人無法動彈。這種僵局你無能為力,所以,除了一場殘忍的自虐行走,我別無選擇。

    高高的藍天,無盡的草原,轉經筒,虔誠的人,胸腔里發出的歌唱,帶一本書,我需要如此的旅途,離開再回來。說是療傷嗎,這樣的詞語好矯情。其實,現在的我已很久不是我了,我想把自己找回來,擦得乾乾淨淨的找回來。

    就是如此。

    分类: 大開眼界
  • 2010-07-08青花瓷 - [大開眼界]

     

    分类: 大開眼界
  • 我想,要有現在的心境才能讀《初夏》吧。書是去年懿小姐送的,上面還有天心的簽名,讓我強化學習。之後讀到《日記》便有讀不下去之感,便拋之一邊。許是人未到中年,不明白中年的感情,負重,願意傾瀉,也懂得舒解慾望,卻時有輾轉。人到中年,會明白什麽是需要的,所以,做事談感情,只要不觸及底線,對待感情,最放得開,恨不得把年少未完成的心結全部了結和成全。所以說,一直認為,只有中年人才懂得享受感情。如今,我未到中年,卻有著好奇,常有窺探之心,所以,這本《初夏》,倒成了本對照記,以此來對照身邊的親人、朋友、客人和知己,那些試探著曖昧,說話話中帶話,時而還會有羞澀笑容的中年人,每每看到天心筆下的他們,他們偷情的窘態,不禁莞爾。

    所以,有著心思的心境,才能體味天心文字的味來。之前的《擊壤歌》《古都》,是少年的跋扈,不知天高地厚的意氣飛揚,不需要任何修飾,才情洋洋灑灑一瀉千里,文字也透著負氣的優越感;而如今的文字,卻是字字珠璣,因為看得太清楚,心裡想得太明白,所以内裏的紋理清晰,寫起來,如庖丁解牛般地熟稔,內心如四面開著窗戶,風穿堂而過,有著撥心涼的剔透。這樣的明白,總讓人心酸,覺得天心也是這樣老了去,這恐怕是天下最壞的事了。

    書末駱以軍有一段話,引用了艾略特《東科克》的詩句,他說“我將之倒置,恰可作為對天心這本小說像時光壇城,將時光如神獸庖解一如達文西那些解剖圖的神秘閱讀經驗之註腳:

    我對自己的靈魂說,靜靜地,

    不懷希望地等待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因為希望經常是對於錯誤事物的希望

    不懷愛情地等待

    因為愛情經常是對於錯誤事物的愛情”

    可是,我還是那麼那麼的不希望自己變老,不要那附衰老的靈魂,對於中年來說,不懷希望地等待,不懷愛情地等待,對於有限的生命,是多么殘酷。如果你還年輕,便可以肆無忌憚地說,只要懷著希望,只要還有愛情,即便錯了,還可以再重來。黃小琥唱的“幸福沒有那麼容易,才特別讓人著迷,什麽都不懂的年紀,曾經最掏心,所以最開心,曾經”。

    曾經最掏心,所以最開心,定是中年所不能擁有的。那是天心筆下的桃李春天,報著歡喜,荷花時期的愛情,只能是書中的目錄,日記,偷情,神隱,男人與女人,別吵我.....只說這目錄,看著都神傷。

    分类: 大開眼界
  • 一直想拍這樣一張片:風雨襲來的窗戶,白色的窗簾被風鼓滿,一個女孩坐在床邊,埋頭看一本書,畫面是截面,時間在窗簾的弧度中定格;或者她躺在床上,女孩在等待這一刻的停止。

    我喜歡下雨天。在這初夏的下午,沒有蟬聲,沒有暑氣,天涼得如你冰涼的肌膚,親切而不隔。下雨天要看什麽書呢,我喜歡看紅樓,與每一個被命運顛沛的女子相遇,你熟知他們的一生,卻仍如此著迷。

    近來一直在讀劉心武的紅樓揭秘四部曲,從秦可卿家世揭秘到妙玉被遺失的后28回,從黛玉的遺產到80回后的28回探索出慮山真面目。這是一本怎樣的書?草蛇灰線,伏延千里。沒讀探佚之前,覺得曹雪芹偉大,讀后,更明白他爲什麽如此偉大。這些命運河流中的女子們,他們徒有花容月貌,冰肌玉骨,詩情畫意,終只能成為日月派系鬥爭下的一朵浪花,悲哀地消失。

    這樣的雨天,你才可以,透過紙上那些黑色的小字,體味他們微涼酸楚的心,他們也許在離開時,還不如你悲嘆,而幸運的讀者,站在山頂縱觀他們人生的長線,他們的一生,不過是幾張紙,而他們曾經也那麼嘩然風光,曾經那麼刻骨銘心,曾經那麼撕心裂肺,曾經那麼榮華富貴,曾經那麼峰迴路轉,曾經那麼走投無路。

    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線,有那樣一個人,為你放風箏。有人過不了牆頭便摔下來;有人飛得高,有人飛得遠,有人飛得斷了線;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緣,有人含玉而生,有人還淚而來,有人金石前緣最終露水夫妻,有人一條汗巾偏偏結了一世姻緣。

    而我,坐在這裡寫了那麼多的這個人那個人,你身處其中,又怎得知,自己可以濃縮成哪些字,自己是哪個人呢?

    分类: 大開眼界
  • 2010-04-23武隆 - [大開眼界]

    武隆。几乎坐了一天车。晚上8点才到明德小学,车队做了捐赠,老师学生都回家了,留个校长拿着麦克风使劲地喊,同样又是大红标语拉着标志性的欢迎和感谢,天已经黑得差不多了,还派了几个人拿电筒照着,把那条红色标语照得亮亮的,领导握手,拍照,不到3度,大家站在操场上快冻死了,说不出的讽刺,想想至少能给山区小同学带来便利,至少这个是真实的。

    到这里吃的饭菜似乎已不属川菜,虽也带着辣,但做法完全不是一个体系,似贵州菜,我不大吃贵州菜,也说不出个所以然。晚上大家叫着去放孔明灯,自己写了张小纸条,贴在里面,都开始点蜡烛了,林区管理人员来制止,怕引起火灾。好冷好冷,我怕冷的要死,赶紧缩回房间。明日要去天坑,想起那个难看的电影黄金甲,老谋子至少给这里带来了效益,还是不错的。

    似乎什么都打不起兴趣来,即便是这样出来走走,似乎都在为别人还着情愿。

    分类: 大開眼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