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1-05-04影。 - [白駒過隙]

    爛水灘里的倒影。他們,似乎比生活更精彩。我沒有頹廢,也不想說話,只沉迷于一件事,很多人都不明白。

    其實你也只是一個影。人在陰影中待久了,便成了陰影的一部份。

     

    分类: 白駒過隙
  • 2011-04-29私情 - [白駒過隙]

     

    你所看到的私情,大多屬於行為藝術。如一個人,學會如何把話說得恰到好處,這是與生俱來的技巧,我們都不會。你熱衷於錘煉,人情世故千回百轉,如你所說,什麽是合理,之後才是心。心之指向,原本就是一根稻草,誰有把稻草說成黃金的本事,高妙的人,黃金也會滅化為稻草。這是頹廢的一周,太陽白花花的,來得如火如荼,而你卻冷冰冰的,安安靜靜得隱秘著,什麽都停止了,如回到最初的樣子。我很喜歡說這樣的話---最初的樣子,最初你是什麽樣子,我又何知呢。

    你就此消失吧,最好消失得利索一點,絕妙的人是不露痕跡,我們都當不了絕妙的人。也許你掩飾著高超的本事,我不知。我又陷入無端的苦惱中,有天晚上,甚至無所事事地熬夜到三點,什麽都沒做,只是把一張照片,不停的改變,PS,這是一個好遊戲,不費吹灰之力,萬象眾生。最終,我認定,它還是不如最初的樣子。我在不停地心理暗示,最初,最初,最初!最初,只是內心消磨未來最好的比喻,它完全符合你的合理,摒棄我的躍動不安。

    那些無聊的改變為了哪般,黑黑白白倒印證了內心,是非決絕分明。這個城市已經讓人惶恐不安,我又想出走旅行。每個人都是一段往事,我以為他們會成為一扇門,一道鎖之守門人或者解鈴人,後來,他們在路途的塵土中,被思念,被淹沒,被時間變成風景中的背景,他們的命運最終是故人.

    他們怎麼敵得過時間。也許你也是,還待時間追憶,雖然於此,我是如此的不甘,故人不過如此,更何況,那些看起來有些掩飾不佳的私情,我有圖片為證,你信麼?

     

    分类: 白駒過隙
  • 2010-11-14筆記 - [白駒過隙]

    。現在很少攝影師拍得出這麼甜美的照片了,重點是要自然地拍出被攝體溫柔,
    你明白嗎?

    。不必勉強透過攝影試圖表達什麽,因為城鎮與巷道都清楚地說明了一切。況
    且照片這東西,就是要拍得平凡無奇才有韻味。不必考慮太多,憑直覺按下快
    門就對了,記得要隨行之所至,因為攝影機會好好地幫我們看著,攝影沒問題的。
    攝影的最高境界不就是這麼回事嗎。

    。與女性的相處也是如此,單方強求是行不通的,對方迎面送來的呼吸,自己必
    須將其深深吸入,再呼出吐息回應給對方,必須有著這樣的關係才行。一張攝影
    作品的好壞,不在於使用多高級的鏡頭,貨光彩表現技術多好,重要的是攝影師
    與被攝影體雙方的關係如何。

    。一張拍得好的獨照,必須映出孤獨感才行。

    。果然要夠嫵媚才叫女人,而且,必須帶有某種不幸的氣息。

    ---摘自荒木先生的《走在東京》

    第一次看荒木經惟的書,也第一次在書上見到荒木先生真人秀。這個禿頂愛戴墨鏡的
    老頭,竟與我想像的摸樣大相徑庭。倒是書上說話的口氣,流露出的觀點,與摸樣有
    幾分吻合。但我肯定,他肯定是個大情聖,行事風格也出位,難怪會這麼響錚錚地說
    “戀愛人生就是要複雜才有趣啊。不過說真的,女人的格局實在是太遼闊了,男人的
    人生就只有沉溺迷戀女人的分”。這倒讓我想起某個老大,這一生,與女人有扯不清
    的關係,總在愛,總在付出,也許,也總在收穫吧。

    分类: 白駒過隙
  • 莫斯卡後山的經幡。大雪之後的早晨,一人站在天際中,遠方不在遠方。

    分类: 白駒過隙
  • 2010-08-31一組 - [白駒過隙]

    這組照片在尼泊爾MINMI拍的。我是個容易緊張的人,特別是在鏡頭下,所以我常不喜歡拍照。MINMIN很會調節氣氛,狀態很放鬆,所以覺得很自然。他們都說我鏡頭下不喜歡笑,MINMIN常逗我笑,那張笑得皺紋滿臉的我最喜歡,邊笑我邊說不要拍不要拍,難得我有笑得如此誇張的瞬間。

    分类: 白駒過隙
  • 2010-01-14冬日 - [白駒過隙]

    這是一段不可複製的日子。我被光蒙蔽著,被痛苦塑造著。但我一直擁有一把剪刀,就是這樣子,剪掉多餘的,留下可以珍惜的。

    這個冬天,我擁有了一條溫暖牌圍巾。這是第一次收到一個人為我,親手織的圍巾。織圍巾的主人過著閉塞而混沌的生活,喜歡蔡琴,馬家輝,黃碧雲和陳文茜。 她似乎敏感而自卑,卻不知,在單純的生活中,自己閃耀著什麽樣的光芒,就如照片中的圍巾,自省,樸實,靜謐而暖光四溢。

    這就是我想給你說的,懿小姐。

     

    分类: 白駒過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