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1-06-29宣判 - [你是木耳]

    新生的力量和陳腐的憂慮是並行的,我並不厚此薄彼。除了相信上天的安排和命運的車輪,連祈禱的勇氣都無了。命運是如此的無助,你並不能抓住什麽,甚至我不想歎息,只想埋頭前行,就如此。

    等待結局吧。

    分类: 你是木耳
  • 2011-06-01花兒 - [雲到南方]

    花兒

    [鳴鐘]

    花兒開得有些突然
    被風帶走了的葉子重重疊疊
    又回來了

    一朵花的開放
    足夠忽略所有的葉子
    一個人的到來
    可以忽略所有被忽略的日子

    枯草上的霜花
    枯草上只空余霜花
    花兒,葉子,又將被帶走
    仿佛從來沒有過

    如果都離去
    那所有的日子又都回來了

    分类: 雲到南方
  • shoted by Yanisk

    我經歷過的煩擾,於你是螞蟻散步。這是一個多麼公平的世界,強弱拉鋸,也許你在山巔,我卻以為在平地。非要走過相同的路,才會相互懂得。我從不說,但我明白。

    我有過這樣的心理體驗:象群壓過來,腳掌在地面上悶雷地響動,地心也被震醒了,而象群卻是安靜的。馴良的眼睛,溫柔的世界,憨厚得如你同手同腳地走路。這是奇妙的體驗,每多走一步,震動與安宁便撕扯着你,你卻靜止著,天地混沌一體,你卻渾然不知,不過,不過在夾縫中作個馴象人而已。

    分类: 你是木耳
  • 2011-05-16Hi,陌生人 - [流言飛語]

    IP地址 58.20.40.194,湖南長沙。

    Hi, 陌生人,如此長的時間里,感激你每天來看我,甚至在夜半的晚上。我同你一樣,也會定期不定期地去看一些陌生人,恒久的。他們讓平淡的人生,變得有一些小小的期許,也許這樣的期許和恒久毫無意義,可生活需要什麽意義呢?

    我說的恒不是永恆,是恒定;我說的久不是長久,只是相對短暫慢一點點。就是如此。

    分类: 流言飛語
  • 看张家瑜的《我开始轻视语言》。想来她的心是悲憫的,所以能體味其中的苦,苦也是低低的,不張揚,不高調,写了很多病榻中的女子,正如她说:「她的靈魂站一旁,有她,沒她,都一樣會有這樣的晚餐。有她,沒有她,日子都一樣要過下去。」滿不在乎的態度下,是對人生簡潔地描述,它甚至是輕描淡寫的,如那腦死的女子,离場前「她好想告诉他们,亲爱的家人,没有关系,你们好好的活,我们终究会在列车的终点相会拥抱。即便忘记彼此,老实说,那也没有关系。」你以為這是豁達地離去嗎,她終歸說不出不舍。
      
    她不似天文天心的才情倾泻,也无亦舒看透和从容,更無張愛玲的犀利,人情練達,直入人心。但字里行间看出一个女子的诚意,对生活对自我对情感对文字的爱护。所以,用这本书的一个章节来总结:小心地将我的热情与忠诚收藏好。也只有如張這樣性情的女子,才能寫這樣默言而不流淚的人生,看得心里隱隱作痛。今日娛樂新聞路為趙拋妻离子,淨身出戶。淨身二字為他贏得身名。而那個賺得家當的前妻,又何嘗是贏家。其中的苦,也許衆人也認為可替代,而沒有關系。生活的姿態實為一個人性情表像,也如一個寫故事的人,故事中,又怎麼可能是遠離,甚至是叛變自己的主角。
      
    張家瑜和駱以軍一次訪談中,說“或者說,應該相反來講,要嘛是太愛自己,要嘛就是不愛自己,才會寫出像你們那樣的張力,有爆力,爆發式的。如果對自己看得比較平淡,自己看平淡,可能就寫不出你們的張力。”生活是人生最好的修煉道場。張家瑜的修煉在文字間,如那張溫婉的臉,如她筆下的女子,即便痛著,也是不言痛的,輕描淡寫過去,無張力的人生,是因為自己把自己看的很平淡。
      

    分类: 雲到南方
  • 2011-05-15二三事 - [流言飛語]

    懿小姐涂了橘色指甲油,我涂的是酒紅色,馬家輝的《溫柔的旅途》是背景,看起來蠻漂亮的,兩生花。怎麼我的手看起來那麼黑呢?第一次去牛奶書鋪,吵,人多,旅客尤其多,風塵僕僕的,把人攪得心慌慌的,即便是裝修如此特色的店子,倒讓我想趕快回家。我是宅女,年齡越大,宅得越徹底。

     

     浴佛節,也是農曆生日。這是好時辰,我一直感激父母在好的時日讓我來到世間。倒是小魚一句詩道足了現在的心情---心色一年淡一分。自拍了一張大頭像,額前的劉海蓄得太長,只能一起編在腦后,眼角眉間似乎圓潤起來,只是那可怕的眼袋,越來越厲害,還是歲月不饒人啊。

     

    分类: 流言飛語
  • 識得種曉陽,還是因為天心,十六歲那年,她寫給小蝦的信,"楚山泰山皆白雲,白雲處處長隨君",洋洋灑灑,粉絲寫的信能夠如此才情橫溢,這是怎樣的女子?      

    《哀歌》讀完竟有不捨,又重新再讀。如今的情緒真真太適合這本書,立夏之後的凉風雨聲,是最美的讀書天。我捨不得稀松的夜晚 ,也放不下郁結的心事,即便如此,我還是愛她此時期的文字。在昨兒個立夏之後雨聲沸騰的下午,為此,我看得淚流滿面,對自己說,生活就是要這樣,不節哀順變!!!      

    我更喜歡《哀歌》和《憶良人》。讀《憶良人》,世香讓蒲傑午夜起來看陽台上的曇花開,先生卻推脫第二日要上班。記起年少時,父親打着手電讓我看月光下的曇花吐蕊,白月光似一片寧靜的海,花是仙子,花瓣薄如蟬翼,盛放只是短暫的一刻,有時一晚會起來幾次。第二曰晨起,花苞便合住,搭下了頭。世香選擇的婚姻如曇花的花期,机會僅是一刻,花期還可待來年,可人呢,錯過了便錯過了。父親說,春花開,秋葉落,你需要和一個能有如此触覺的人一起生活,就如世香,心底自然狀態不自知,待得明白之日,一晃十年,不知孤單賞過多少次月下花事。         

    “那個客廳十分敞亮,陽光照進來,都照遍了。地上有微微的陰影,卻沒有陰影的感覺,仿佛是一種植物的微涼。”這是《哀歌》里的一段話,倒真是鍾曉陽文字的感覺。故事並非驚天動地,字裡行間也無躍動的字眼,但那種微涼的氣韻一直瀰漫著,似足了女子舉手投足,眉間心上的歎息,它不悲切,更像個旁觀者,從容地告訴你,這就是生活,這就是愛情,你得接著,即便捂得發燙,它還是需如此,帶著它往前走。      她要的是黎明,一種沒有聲音的黎明,這是一種沒有聲音的涼,透徹心底,如之前看到的一句詩“我有一生的時間去浪費,我有,越看越多的星辰和孤獨 ”。這就是哀歌中的哀。

    分类: 大開眼界
  • 2011-05-04影。 - [白駒過隙]

    爛水灘里的倒影。他們,似乎比生活更精彩。我沒有頹廢,也不想說話,只沉迷于一件事,很多人都不明白。

    其實你也只是一個影。人在陰影中待久了,便成了陰影的一部份。

     

    分类: 白駒過隙